和山论坛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查看: 2138|回复: 2

大学生带弃婴宿舍,网友力挺“临时爸爸”好样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3 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开大学滨海学院90后大学生龚浩,在过去两天里经历了生命中最离奇的遭遇,他当了一个男婴的“临时爸爸”。一个陌生女人硬塞给他一个只有11天大的婴儿,留下一个电话就消失了,他不得不把孩子养在了学校宿舍,成了他的“临时爸爸”,饱尝世相冷暖。他把这一离奇遭遇发在他的人人网上,感动了无数网友,大家纷纷力挺龚浩,称他是“好样的”。

  
  一名天津“90后”大学生在北京“捡”到出生仅11天的弃婴后,带回宿舍悉心照料。婴儿目前因轻度肺炎正住院治疗,恢复健康后,弃婴将被送到福利院暂时照料。警方已介入调查这起弃婴案。

  
  “南开大学滨海学院的男生龚浩在过去两天里经历了生命中最离奇的遭遇:他不得不把一个11天大的弃婴养在了学校宿舍,成了他的临时爸爸,饱尝世相冷暖……”网络上的这条微博从21日早上7时30分发布至22日上午,短短一天时间转载就超过6万条,评论也有1.3万条

  在舆论纷纷支持义举的同时,更多网民对孩子的遭遇表示同情。网友“多格”说:“这要多狠心的父母,这么健康的孩子怎么就能舍得抛弃了。”网友“enjoy夏雨的冬星”也认为,温暖感动之余,还是要思考让一个学生照顾刚出生的婴儿是不切实际的,并呼吁接送到孤儿院以便更好地照顾。

  网帖:女人丢下孩子就走了

  龚浩是南开大学滨海学院工业工程专业的学生,1992年出生。一条转自龚浩人人网的长微博详细叙述了这48小时故事的始末:6月19日中午,他乘坐城际列车来到北京看望同学。在北京南站的快餐店里,一个女人推着婴儿车走到龚浩身边,说了句“帮忙看一下”就走了。没想到过了1个多小时,那个女人还是没有回来。龚浩意识到自己遇到了有人遗弃孩子的情况,开始着急起来。又过了大约1小时,他忽然看到窗外有一个身影,正是那个送来婴儿的女人,便赶紧推着婴儿车挤入人群,远远看到那个女人跪在地上,等他追过去时,女人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

  警察:你是孩子临时监护人

  龚浩一遍一遍拨打那个电话,起初一直无人接听,后来终于打通了,那个女人在电话里承认自己就是孩子的母亲,哭着求龚浩帮忙。围观的人群中,有两位年长的女士开始教龚浩怎么照顾孩子。

  等婴儿睡着后,龚浩找到了北京南站的派出所。龚浩说,警察听完他的叙述后,查看了他的身份证和学生证,作出了龚浩是孩子临时监护人的备案。

  龚浩想把孩子留在派出所,但由于孩子的母亲还能时断时续地联系,没有办法将孩子定性为弃婴,她还通过电话对警察说,希望龚浩能帮忙看护孩子。并且,警察也解释说,48小时后才能作为遗失人口处理。

  龚浩说,他当时看孩子哭闹得厉害,脸都紫了,那里没有尿布,没有食物,没有医生,就动摇了。就这样,龚浩带着婴儿上了动车,回到了天津的学校。
楼主新帖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名天津“90后”大学生在北京“捡”到出生仅11天的弃婴后,带回宿舍悉心照料。婴儿目前因轻度肺炎正住院治疗,恢复健康后,弃婴将被送到福利院暂时照料。警方已介入调查这起弃婴案。

  “南开大学滨海学院的男生龚浩在过去两天里经历了生命中最离奇的遭遇:他不得不把一个11天大的弃婴养在了学校宿舍,成了他的临时爸爸,饱尝世相冷暖……”网络上的这条微博从21日早上7时30分发布至22日上午,短短一天时间转载就超过6万条,评论也有1.3万条

  在舆论纷纷支持义举的同时,更多网民对孩子的遭遇表示同情。网友“多格”说:“这要多狠心的父母,这么健康的孩子怎么就能舍得抛弃了。”网友“enjoy夏雨的冬星”也认为,温暖感动之余,还是要思考让一个学生照顾刚出生的婴儿是不切实际的,并呼吁接送到孤儿院以便更好地照顾。

  21日下午,记者在南开大学滨海学院辗转找到了故事中的主角龚浩和他捡到的婴儿。见到他时,他正在一个好心家庭的帮助下将孩子送往附近的板厂路派出所,走正规程序报案、登记、录口供,为孩子寻找下一步的出路。

  记者通过龚浩和其舍友断断续续的描述,以及他发表在网络上的日志,更详细地了解到整个事情的经过。

  龚浩是滨海学院信息管理专业的大三学生。19上午,他乘坐开往北京的城际列车看望同学。中午12时左右出站后,就近在一家快餐店吃午餐。期间,一名年轻女子推着婴儿车朝龚浩方向说了一句帮忙照看一下,便匆匆走开。“我以为她是去洗手间或是出去接个电话什么的。也许是我天然迟滞了,直到孩子一个小时后玩命地哭,我才反应过来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

  由于年轻女子迟迟没有回来,龚浩开始着急了。就在这时,窗外一个黄色的身影在人群中远远地闪过,龚浩意识到就是那名年轻女子后便冲了出去,但女子却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一个电话号码。

  “起初是打不通的,一遍一遍后,通了她就在那哭,特凄惨地求我帮忙。”从女子口中,龚浩得到这名婴儿刚出生11天,并非她所生,如果愿意就请替她照料,如果不愿意就送到派出所。手足无措中,龚浩在周围热心阿姨帮助下一边照看婴儿,一边选择了报警。他说,在掏出身份证、学生证后,110民警备案将他作为孩子的临时监护人,嘱咐他找铁路警察。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状况,龚浩下定决心,先将孩子带回天津的学校。

  返程的路上,龚浩得到了北京南站乘警、列车长以及乘客们的热心帮助。“列车上有个史阿姨是个医生,告诉我孩子身体是健康的。一路上,我就抱在怀里,虽然尿湿了我的裤子,但居然一下也不哭不闹。”辗转到学校后,由于没有安排好去处,他只好将孩子带回宿舍。知道消息的同学们给他带来了温暖,你50元,我100元,几个大男生手忙脚乱地换尿布、煮奶粉、联系宾馆,并给孩子起了一个超有爱的名字“龚腾新一”。

  当晚,龚浩当家教时认识的一家人也赶来了寝室,带着宝宝去医院检查了一圈,得到宝宝健康的消息就立马安排看护。直到深夜,宝宝在三四个人的照顾下终于安静得进入梦乡。

  南开大学滨海学院党委书记张景荫告诉记者,学校方面得知消息后立刻分头行动:学工部联系民政局,保卫科联系公安,办公室联系天津市福利院。福利院表示,根据规定还不能接收个人送来的弃婴,需要警方调查后出具拾捡婴儿相关证明方能接收。21日下午,大港民政局、卫生局、滨海学院、板厂路派出所多方经几个小时协商,暂定先照顾好孩子,派出所则继续与年轻女子联系,调查是否存在拐卖等违法行为。

  据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工委宣传部袁玮介绍,当晚,大港民政局就将孩子带到大港医院进行检查,发现孩子有轻度肺炎,便紧急将孩子转院至天津市儿童医院救治。目前福利院方面已表态,等孩子病情稳定后,同意照顾孩子。这一点也得到了龚浩的证实。

  “婴儿住院检查的费用,大港民政部门将全部承担,这期间工作人员会24小时值班照顾婴儿。”袁玮说。

  龚浩表示,还有很多疑点待揭开:年轻女子是否就是孩子的父母?她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要放弃孩子?她是否会履行在电话中承诺的接走孩子?婴儿是否会成为孤儿?

  但无论如何,他仍然坚信孩子的生母生父应当是首选监护人。“由于我怀疑孩子可能是人贩子什么的偷来的,所以希望有更多人更多的社会舆论介入,认真鉴定前来认领的是否就是真正的父母。”

  天津毅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畅建议:“个人捡到弃婴应首先交给公安部门,确定孩子丢失的原因,在哪里丢失的,调查其中是否涉及拐卖等违法行为。经鉴定确认后,再送往民政部门交给福利院照顾。”

  李玉峰告诉记者,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年轻学生在短时间内往往会很无助。但龚浩能本着一颗善良的心,临时担负起照顾婴儿的责任,体现的正是社会所弘扬的公民品质,他为学生行为感到骄傲。“在调查核实后,学校会对龚浩的行为进行表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3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福一定不想当“弃婴”,尽管他还只是个出生十几天的婴儿。但6月19日的一场奇遇之后,来福成了“弃婴”,天津南开大学滨海学院的大三学生龚浩成了他的“奶爸”。

  6月20日,龚浩在社交网站上记录了这段离奇的爱心之举。6月21日,北京南站警方表示,实情并不像龚浩在网络日志中透露的那么简单,龚浩自称与送孩子的女人认识,来福并非弃婴。昨日下午,来福的“妈妈”又意外出现,亦称来福不是弃婴。目前,龚浩手机关机,对媒体避而不见。

  经历了70余小时的“弃婴”生活,来福等待警方给那个自称是他妈妈的女人一个真实身份。

  北京南站来福遇“90后奶爸”

  6月19日,南开大学学生龚浩自称在北京南站拾到11天大的来福,寻求警方帮助。

  6月19日中午,仅仅11天大的来福坐着推车出现在北京南站一家餐厅,他不会想到,随后自己会被人转手给了一个大男孩照看。

  “19日中午,我在北京南站一家餐厅吃饭时,一位推着婴儿车、穿着黄色衣服的女士请我帮忙照看一下就走开了。我当时没答应,基于爱心还是代为看护了一会儿。”龚浩在日志中写道。

  在日志中,龚浩表示,在同学、室友的支持下,他将孩子接回男生宿舍,自己当起了“奶爸”。

  “如果没有脑子坏了的我,也许这个孩子会死,会成孤儿,会被牵走,如果没有那么多脑子坏了的人,这个社会早就完了……”日志里动情的字句,感动着读者,热心、有担当的大学生“奶爸”在网上迅速蹿红。

  各路媒体蜂拥而至,龚浩却谢绝采访,称“自己不想炒作,也不想出名”。

  前日,记者来到南开大学滨海学院龚浩所在的5号宿舍楼,龚浩一直未现身。据其同学介绍,龚浩确实在前几天从北京南站带回一名婴儿,但不清楚婴儿的来路。截至昨晚11时,龚浩的导师和同学均表示,联系不到龚浩本人。

  龚浩在帖子中称,他与送给他孩子的妇女联系时,得知孩子出生于6月9日,到他手里时只有11天大。

  前日,记者在天津市儿童医院见到了聘请龚浩做家教的张女士,她表示,她得知到弃婴一事,决定暂时照料。张女士给孩子取名“来福”,希望能给宝宝带来福气。

  来福系“被委托”?

  6月21日,北京南站警方称龚浩与孩子母亲朋友相熟,并非弃婴,谁在撒谎?

  “在我掏出身份证学生证后,(警方)居然作出我是孩子临时监护人的备案,说是我和那位不知名女士达成的临时监护协议。警方拒绝接收这名婴儿。”在龚浩的人人网日志中,称自己曾向北京南站民警寻求帮助,但遭到拒绝。

  昨日,北京南站派出所三队的指导员万宝忠、北京南站客运车间乙班主任赵盟、北京南站安检队队员杨路凡,以及市民马子媛,上述4人对事发当日情况的叙述却与龚浩所言大相径庭。

  赵盟说,当日下午1时许,他在南站地下一层一餐厅附近看到一男青年推着一辆婴儿车,婴儿不住啼哭,他遂上前帮忙,并带着男青年寻求警方帮助。

  据北京南站派出所三队指导员万宝忠介绍,根据19日出警记录,当时龚浩表示,朋友有急事,委托他照顾孩子两三天。应万宝忠要求,龚浩拨打了朋友的电话,证明孩子确系朋友委托他照看,并叮嘱对方“你赶紧办事”。

  万宝忠表示,龚浩向警方提供了女方的姓名、籍贯、联系方式等信息,同时透露,他与女方于3年前在台湾旅游时相识,此后少有往来,此次,女方与他相约在北京南站见面,委托自己的朋友将婴儿交给他代为照看。

  万宝忠说,此后,龚浩提出回津的要求,警方帮助他与安检员进行协调,为其开通绿色通道上车。

  来福“妈妈”出现了

  6月21日,南开大学校方介入,决定将“来福”送到福利院。6月22日,自称是孩子母亲的女人出现。

  据知情人士透露,6月21日下午,南开大学校方已经介入此事,在校方人员陪同下,龚浩前往大港区板厂路派出所报案称捡到弃婴。校方表示将“来福”先送到公安部门备案,再转送到天津市儿童福利院。

  大港救助管理站得知情况后,派出工作人员与爱心人士一起陪护来福辗转大港医院、天津市儿童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目前已查出,来福患有新生儿肺炎,颈部、嘴部、听力等均有先天性疾病。

  6月19日到6月21日,来福的亲属始终没有出现,好心的张女士一直帮助照看孩子。昨晚,来自天津警方的消息,昨日下午,自称是“来福”妈妈的年轻女子正在配合天津警方做笔录。她表示,自己并没有遗弃婴儿,与龚浩之间是委托关系。

  截至昨晚,来福仍在天津市儿童医院,由大港区民政部门工作人员陪护。出生仅十几天的他还很嗜睡,希望他早上醒来时,能见到自己的妈妈。

  ■ 对话

  “孩子不是弃婴”

  昨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南站派出所,接通了龚浩留给警方的孩子母亲的电话。被问及是否曾将婴儿交给龚浩照看一事,这名女士很激动,“我的孩子在哪?我是孩子的妈妈……”

  新京报:孩子辗转70余小时,险些被认定成弃婴,你知道吗?

  来福“妈妈”:“他(龚浩)怎么能这么干?孩子怎么会是弃婴?我就是孩子的妈妈。我只是让他帮忙照看两天……”(情绪十分激动)

  新京报:你和龚浩认识?

  来福“妈妈”:他(龚浩)是我朋友的朋友。

  新京报:为何将孩子委托他人照顾?

  来福“妈妈”:我有急事,最近几天不能照顾孩子,便将孩子委托给自己的一名女性朋友,对方因有事不能继续照看孩子,情急之下,这名女性朋友表示“我有一个认识好几年的朋友(龚浩),我很信任他,可以将孩子委托给他”。所以我才答应把孩子委托给他的,只让他帮我照顾两天。(随即,这名女士挂断了电话。)

  孩子母亲身份待鉴定

  据警方表示,从目前调查的情况看,实情并不像龚浩在网络日志中透露的那么简单。目前,警方已经取得了“来福”的血样,下一步将进行DNA比对,确认这名女士和“来福”之间的母子关系。

  ■ 焦点

  如报假案当事人或受处罚

  尚权律师事务所王冠律师认为,如果龚浩在明知孩子是对方委托给自己暂时照顾的情况下,向警方报案称“捡到弃婴”,他的行为已涉嫌欺骗公安机关,妨碍了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而他如果在明知事情经过的情况下故意歪曲或虚构情节,在网上发帖散播有损铁路民警名誉的不实内容,该行为也属于妨碍社会管理秩序的范畴。

  上述两项行为若后果严重,公安部门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追究当事人15天以下拘留、500元以下罚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科技学院和山论坛|手机客户端|小黑屋|和山论坛

GMT+8, 2021-10-25 06:09 , Processed in 0.11964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9 和山论坛(www.hsbbs.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